• 132-4831-2216
  • 766139989@qq.com

独山县400亿负债事件网络舆情监测专报

独山县400亿负债事件网络舆情监测专报

数据说明:

图表数据来源:互联网公开数据

数据来源包括:新闻网站、论坛/贴吧、微博、微信、手机客户端等

数据时间范围:2020 年 7 月 12 日 16 时—2020 年 7 月 14 日 14 时

一、舆情综述

  • 月 12 日,“观视频工作室”分别在微博平台、微信公众号、哔哩哔哩视频网站等平台发布纪录片《亲眼看看独山县怎么烧掉 400

亿!周年特辑(上)》,该纪录片全长 22 分钟 41 秒,视频画面中博

主实地走访独山县的水司楼、盘古庄、大学城等地,视频中这些地方

大都已经烂尾。除独山县之外,博主还走访了独山县的临县三都县,

三都县的七十二行、万户水寨、钢结构体育场等地同样面临着荒无人

迹、烂尾的情况,相关视频发布后引发网民热议。7 月 13 日,微博

话题#独山县#登上微博热搜第 7 名。

7 月 14 日,针对视频内容独山县做出回应,回应再次引发舆论

热议。

据智慧星光舆情秘书 CII 数据监测显示,截至 7 月 14 日 14 时,

现网络关于“独山县 400 亿负债事件”的传播量为 119803 篇;其中

微博平台 113613 篇,论坛平台 2617 篇,网媒平台 2017 篇,APP1094

篇,来源覆盖全国,微博平台成为该事件传播主要平台。

2 | 13

二、舆情数据分析

(一)舆情走势分析

图 1 舆情信息走势图

在舆情发展趋势中,该事件舆论信息最多出现在 2020 年 7 月 13

日,当日共产生 83433 条舆情信息,其中微博平台最为突出,最高达

  • 81557 条传播量,成为该事件的主要传播媒体。相关话题#独山县官方回应烧掉 400 亿#阅读量 2320.4 万,讨论数 3812 条。

(二)舆情媒介分析

图 2 信息来源占比图

3 | 13

整体声量上来看,“独山县 400 亿负债事件”相关舆情的传播量

共计 119803 条。微博是其主要传播平台,占比为 94.83%,在媒体中

占比最高其中。“观视频工作室”、“头条新闻”、“贵州头条排行

榜”等微博大 V 号在传播中起到了较为关键的作用。

(三)舆情调性分析

图 3 舆情情感分析图

监测时间段内,该事件舆情调性中性及负面占比较高,中性舆情占比 69.70%,负面舆情占比达 30.10%。

(四)传播地域分析

监测期内,涉及该事件的传播者及传播账号主要集中在北京、广

东地区,相应的,该事件的主要关注者也集中于该区域。其次,上海、

浙江、江苏、四川等地也对此事件进行了关注。

4 | 13

图 4 事件传播地域图

三、舆论场

(一)关键词云

图 5 事件传播关键词云

(二)网民观点

通过梳理微博、今日头条等评论数据,网民评论主要分为以下几

个观点:

1、对此表示心痛

@隐晦的石头: 真是令人作呕,400 亿就做了这些垃圾玩意儿,

多资助一些困难学生,多建些学校不好吗。

5 | 13

@阿门阿前一棵喵喵树: 我们搞个几亿的科研项目审计的恨不得

扒了我们几层皮,一个破县城随随便便 400 亿说搞就搞,不追责么?

审计怎么不过去?

@旺柴: 奈何取之尽锱铢,用之如泥沙。

@我就是老丁: 可惜啊。没有看到一点廉租房,保障性住房的项

目。这么糟践,真不如多造点航母,军舰什么的。投产个操作系统什

么的也够了。

@Xxdnb:400 个亿,对撞机搞出来了,航母战斗群搞出来了,

北斗卫星搞出来了。

2400 亿的地方债谁来买单

@WindBlows:这种地方债,最后谁买单?

@深海鱼 1122:你有没有算过,贫困县借 400 亿,还没产业支

撑,你说说谁给独山县还?

3、质疑责任问题

@木木李子木:就问县的问题,省里领导有责任没有?

4、认为先进经验不应照搬,而要结合实际

@rektboiz:干部如果片面地贩卖所谓“先进经验”,会造成极

大的损失。独山这几百个亿,你再心疼,都已是过去式,但是如果对

“先进经验”的普遍崇拜不改,那只会产生更多的悲剧。

@忙碌的懒虫:换了时间和地点抄作业,有点刻舟求剑的味道。

较发达地区能走通的路,搬到较落后地区时可能已经成了断头路。而

且经济落后地区没有翻身的本钱,赌输了万事皆休。

6 | 13

5、对官方回应表示不满意

@万水千山只等 XIAN:核实个毛,自己县里的事当官的早心知肚

明。

@楊智翔 Morals:说了等于没说,钱都洗干净了。

6、反映多地存在此类情况

@寸甫人:这期视频的重点并不在于独山县,贵州省,乃至西南

地区如何如何?

@卡马克之冠:有兴趣的话,不妨关注一下地方行政超配问题,

特别是西部地区。

@李建秋:这类的东西不但在独山县有,我们老家也有。

(三)名人发声

微博账号(@翟东升):看了马前卒团队的独山县之行,感慨万

千。我跑过的地方应该说很不少了,见识过地方政府各类操作,像这

么奇葩的还是很少的,你独山县借那么多钱搞房地产和人造景区,合

理性何在?实在难以理解。省里边市里边难道都不把关的?省里的巡

视组下去都在干什么?发债不需要审批?国家治理体系的建设中,对

每一级干部的授权必须有科学设计。

微博账号(@天眼查):独山县烂尾楼,何止形象工程那么简单。

那个在独山花 50 多亿弄盘古庄,又去隔壁县花 8 亿盖七十二行的集

团,也不简单。

微博账号(@贵州头条排行榜):这栋楼已经成了烂尾楼,与之

7 | 13

相关的一些地方领导也已经落马,这是事实不用洗白,但一部分躲在

阴暗背后的键盘侠动不动就骂贵州、甚至搬出了地域黑。

(四)媒体聚焦

此事件媒体传播范围较广,大量媒体都对此事进行了报道。媒体

报道主要集中在对相关事件的报道、独山县回应的报道。人民日报、

光明网、澎湃新闻等媒体对此事发布评论。现列举部分媒体报道如下:

光明网:贫困县为何能如此轻易烧掉400 亿

这些项目后续该如何处理?拆了,实属浪费,并且也需要花钱;

重新建设投资,同样需要再往里砸钱,并且未来能否做起来成为有收

益的景点,依然是未知数。这就是罔顾发展水平和财政实力、未经严

格论证就举债上项目的代价,它可能需要数十年才能完全消化。财政

收入不到 10 亿元却烧掉 400 亿,独山县的案例无疑是有力警醒,它

再次说明,要避免主政官员盲目举债搞形象工程、政绩工程,项目决

策流程得更科学,债务监管机制也必须有更高压的红线,对寅吃卯粮

的违法违规举债真正做到终身问责。对独山县来说,需要清理和整改

的,显然不仅仅是那些烂尾项目,还有扭曲的政绩观和发展思路。

人民日报:人民文旅短评丨独山之外 如何独善

近日,一则《亲眼看看独山县怎么烧掉 400 亿》的视频在网上引

发热议,一个年财政收入不足 10 亿元的独山县举债 400 亿,留下了

众多“奇形怪状”的烂尾工程。7 月 14 日,独山县政府在其官网上

回应,独山县新一任领导班子针对此前因盲目举债、乱铺摊子遗留的

8 | 13

形象工程、政绩工程、烂尾工程问题正在积极整改。99.9 米高的水司

楼,已然成为形象工程、政绩工程的耻辱柱,更应该成为更多地方的

警示牌:是否将文旅发展当做了政绩工程?是否真正认识到文旅发展

的作用?是否发挥好文旅产业的持续动能?在视频的末尾,矛头也指

向了临近的三都县,废弃的大体育场、与盘古庄异曲同工的七十二行、

平地而起的万户水寨,以及在农业园的皮囊下劈山而建的赛马场,都

在诉说着一个事实:独山之外,并不是所有人都能独善其身。澎湃新闻:独山县烧掉 400 亿是一堂发展警示课

一个偏远的西部小县,在短短几年时间里,折腾了一堆东部经济

发达城市也不敢搞的“奇观”。这种扭曲的举债发展和任性的大干快

上,可谓劳民伤财,已远远偏离了地方旅游发展和城市建设的初衷。

独山县的例子,虽然比较极端,但其背后暴露的地方盲目举债,大行

政绩工程的思维,还是很有代表性的。“独山县烧掉 400 亿”其实是

一堂警示课,它向我们展示了,地方举债发展一旦失控,将带来什么

恶果。拍板的领导落马了,但是背上的债总得还。倘若在畸形政绩观

主导下,盲目举债,贪大求快,不仅将给地方发展埋下“地雷”,更

可能引爆地方金融风险。

(五)官方回应

7 月 13 日,贵州省黔南州独山县委宣传部一位工作人员告诉媒

体,已经注意到相关舆情,独山县委宣传部正在核实,相关资料正在

收集当中。对于视频中主持人称“独山县负债 400 亿,造价 2 亿的天

9 | 13

下第一水司楼等景观已成为烂尾楼”的说法,前述独山县委宣传部的工作人员称,“这个情况是不实的”。

  • 月 14 日,贵州省黔南州独山县委宣传部在其官微“大美独山”

上回应了社会关注的纪录片“独山县如何烧掉 400 亿”一事。回应称,

2019 年以来,按照中央、省、州有关要求,独山县新一任领导班子

针对此前因盲目举债、乱铺摊子遗留的形象工程、政绩工程、烂尾工

程问题,坚持实事求是,按客观规律办事,不断匡正发展理念、净化

政治生态、规范决策行为、加强项目管理,切实推进问题整改。

四、舆情背景

(一)多家媒体曾聚焦独山县,揭露乱搞政绩工程的现象

2014 年,人民网就曾刊文《贵州独山县建 108 洞高尔夫球场 国

家级森林公园生态遭破坏》,揭露贵州独山县为建高尔夫球场和别墅

破坏紫林山国家森林公园内 2 万余亩山林。《焦点访谈》此前也曾聚

焦独山县,对乱铺摊子、搞政绩工程的现象有过揭露。一手操盘众多

烂尾项目的独山县委原书记潘志立,还被贵州省纪委监委当作负面典

型公开通报。

(二)相关官员已经落马,将采取措施解决独山县债务问题

2010 年至 2011 年,贵州分两批从江苏、浙江、山东、河北、重

  • 5 省(市)引进 12 名优秀干部担任县委书记,其中,潘志立跨省调赴贵州黔南州独山县任县委书记。任职期间,潘志立大刀阔斧推动改革,实施全民招商引资,盲目举债近 2 亿元打造“天下第一水司楼”

10 | 13

“世界最高琉璃陶建筑”等形象工程、政绩工程。2018 年 12 月,潘

志立被免去独山县委书记职务,此时,独山县债务已高达 400 多亿元,

绝大多数融资成本超过 10%。

2019 年 3 月 19 日,据贵州省纪委监委消息:潘志立涉嫌严重违

纪违法,接受贵州省纪委省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。8 月 1 日,贵

州省纪检委网站消息显示,潘志立被开除党籍和公职。除此之外,2018

  • 1 月,贵州省三都县委书记梁嘉庚落马。履历显示,他曾任独山县委副书记、县长,与独山县原县委书记潘志立搭班子接近四年时间。

2019 年 1 月,独山县委原常委、宣传部部长、统战部部长胡昆被查;

4 月,独山县委原常委、政法委书记、公安局局长刘盛高被查;5 月,

独山县原副县长杨绍忠被查。

独山县 2019 年《政府工作报告》中提到该县面临的债务困境问

题,直言目前仍有一些深层次矛盾和问题尚未根本解决。县政府希望

通过公开拍卖资产、贵州省财政划拨一定资金、财务部制定化债方案

等方式解决独山县债务问题。

五、舆情研判

就传播情况进行分析,目前舆论热度下降,但相关舆情仍然维持

一定的热度。根据目前舆情情况,相关舆情后续风险主要包括五个部

分:

1、舆情涟漪效应凸显。目前,“独山县 400 亿负债事件”风

险已经延烧至贵州部分地区以及云南部分地区,尤其是独山县附近县

11 | 13

区“延烧”现象明显,舆情覆盖面逐步增加,舆情影响逐步扩大。

2、舆情长尾效应风险增高。“独山县 400 亿负债事件”在 2019

年曾引发过舆情热议,根据“观视频工作室”往期视频,该事件曾多

次被提及,此次的纪录片再度引发舆论热议。目前,舆情热情虽然有

所下降,但是仍会有媒体、自媒体持续关注此事,对问题的解决进行

追问和细究,这些碎片信息的集聚使得舆情消退期拉长,进一步增加

舆情风险。

3、政府陷入塔西佗陷阱失信风险。在“独山县 400 亿负债

事件”舆情发酵之后,“贵州头条排行榜”等贵州本地微博大 V 号的

回复,激化网民不满情绪。随后,独山县相关工作人员回复视频反映

的情况“不实的”,再次激化网民情绪。7 月 14 日,独山县官方回

应,大部分网民认为都是官话、套话,毫无实际意义。由于前期舆情

应对措施缺失,导致网民情绪激化,政府公信力下降。

4、信息在传播过程中失真风险。随着相关信息在自媒体平台上

的传播,信息的准确度和真实度下降。如三都县的部分烂尾建筑被归

属为独山县。此类信息准备度和真实度下降可能导致舆情风险。

5、照搬先进经验失序风险。“独山县 400 亿负债事件”的

出现,与潘志立照搬江苏经验有一定关系。各地政府应当谨防“先进

经验”普遍崇拜思想,结合当地实际发展经济。

6PPP 项目受害者维权风险。媒体报道显示,独山县 400 亿负

债项目中,部分为 PPP 项目,因其政府背景,民间资本大量涌入。截

止目前,独山县还款能力备受质疑,部分项目募款还款艰难,该类项

目受害者维权风险显著提升。

值得注意的是,该次事件中,相关问题的矛头最终都指向了政府,

当地政府前期应对不足,导致负面舆情进一步扩散。目前,当地政府

虽然做出回应,但该事件的余波却未能平息。预判后续,若其他地区

再次发生此类事件或大 V 账号再次发布此事,可能将再度会引发舆情

热度回升,导致负面舆情爆发。当地政府需对上述情况保持高度关注。

此外,各地政府也应加强舆论监测,避免在舆论风口时发生同类舆情

事件,给当地舆情工作带来压力。

admin

留下您的信息